纸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昭网与蝴蝶【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19:44:36 阅读: 来源:纸碗厂家

早年在美国学习电影,回国后先后当过导演、职业经理人、专业制片人、光线影业总裁,2011年年初加入乐视影业任总裁……张昭的身份变化曾是电影圈公认的“大事件”。

在高调加盟乐视后,张昭却度过了低调的一年。然而,正在外界普遍猜测张昭新官上任颇不能适应时,张昭却带着编织了一年的电影模式之梦,羽化成蝶,翩然而归。

一盘饺子

2003年的冬天格外冷,刚下飞机的张昭饿得饥肠辘辘,在纠结于晚饭吃涮肉还是烧烤的他却还是先赴了王长田(光线传媒(300251,股吧)CEO)的约。俩人相谈甚欢,眼看早过了饭点,张昭忍不住开始喊饿,王长田就从抽屉里拿出一大饭盒饺子说了句:“我妈包的,很好吃。我给你热去!”

张昭至今还记得那盘饺子的味道,当然他更记得那次饺子味儿的谈话。2004年他正式签约光线传媒担任艺术总监。他笑言,若无那盘饺子,命运可能重新书写。

“回国后我做过导演、监制,挣的钱足够我生存。但是我觉得仍没能为这个产业做贡献,因为这些片子是没有票房的,这就是一个现实。当时我的梦想就是能曲线救国。”

当时的光线传媒仍处于初创期,用张昭的话讲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没规矩”、“没模式”,有的只是面对庞大市场的“一腔热血”。当时《娱乐现场》节目取得成功,亟待复制推广,而另一方面中国互联网业渐已成势,机会和挑战平分秋色,是继续做一个制作经营为主的传统电视企业还是做一个互联网集团?“互联网人的思维跟电视人是反着的,电视行业认为对的,互联网可能就觉得不对;反之亦然。互联网创业是把不可能做成可能,电视是从可能保持可能。”

不做院线

“做互联网公司条件不成熟,做电影总可以吧!”张昭想起了自己的本专业,他是彻底的电影人,90年代初赴美深造,获电影制作专业硕士学位。在美期间其电影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而从2005年开始以制片人的身份参与电影制作,至今已经操盘过约30部电影。

这个想法立即得到王长田的双手赞成。2006年,张昭正式担任光线影业总裁,先后投资发行了《伤城》、《导火线》、《证人》、《家有喜事2009》、《东邪西毒终极版》、《斗牛》、《阿童木》、《全城戒备》、《精武风云陈真》、《最强喜事》系列等二十余部影片。四年的时间,光线影业以黑马姿态杀入了中国电影公司前列。2011年光线传媒成功登陆创业板股市,光线影业贡献了相当的利润,王长田说:“光线影业在商业上是成功的。”

“在我看来,如果电影全产业做不起来,可能我的下一代人,我的儿子辈,或者我的孙子辈都没有电影可拍。”张昭显得有些沉重。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中国电影市场缺蓝领工人,也就是修路工;导演和编剧都是造车的,纵使我们有再好的工艺、设计、想法,造出了漂亮的跑车,中国只有县级公路,又怎么跑呢?就算是法拉利也跑不快!我决定当修路工,去做市场系统和发行系统。

经过四年“修路”,依托电视节目为主线的光线传媒开创的独特电影推广模式终于有了回报。2009年光线影业发行的小众电影《气喘吁吁》一上线就引起了诸多口水。最终,通过常规商业电影的宣传模式,拿到了4000多万元的票房。张昭后来总结自己做电影的强项在于对项目的挑选上,他以类型为主导,并将资金用在刀刃上,抓住制造和发行两个关键点,独自创造全网遮盖的发行标准样式,不建电影院建发行网络,在相对短的时间内,取得经验和人脉,为影片推广铺路。

蝴蝶模式

2011年年初,加盟乐视,担任乐视影业CEO的张昭重回公众视野,带来“乐视制造”的十部电影。其中,《八星报喜》、《消失的子弹》、《敢死队2》、《开心麻花》、《十二星座离奇事件》等均被视为年度华语影坛的重量级作品。业界惊讶张昭短短一年完成华丽转身的同时,已将乐视影业与第一代民营电影公司的翘楚华谊、博纳、星美以及张昭当年创立的光线并称“中国电影五大支柱”。

然而张昭却认为是不是五大支柱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对好莱坞电影对中国市场的强势冲击,中国的电影公司是否有经得起冲击的市场体系和持久发展的商业模式。他感慨到,华谊依托电影制作资源追求品牌衍生价值,光线依托娱乐电视平台,星美依托影院资源,博纳多元发行垂直整合模式,而乐视影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事实上,2011年这位当年复旦大学信息工程专业的高才生已经开始依托电影市场平台的互联网化和开放性做文章,将电影与互联网整个的营销内容一体化,打造微视频、微电影、网剧的良好载体,而乐视影业的商业模式及市场体系建立在整合电影和互联网两大新兴行业的资源上。

将电影产业做全做大,就需要将制作、推广、发行等业务全部网罗,而在互联网环境中又需将线上线下的推广相统一,这些电影“全业务”看似庞杂,却又有内在的逻辑,张昭和其团队将逻辑疏理为“蝴蝶模式”,以打造轻资产为目的进行模式的创新。

在他看来,蝴蝶的头部是内容制造,也就是Producer。左上翅是互联网线上推广,左下翅是线下城市驻地系统推广,这两只翅膀即是Promoter。右上翅是互联网线上发行平台,右下翅是地面影院终端发行平台,即Platform。蝴蝶的身体可以连接线上平台和线下系统的互动结构(Online to Offline)。另外“蝴蝶”还有尾翅,也就是他所说的除了制造(Producer)、推广(Promoter)、平台(Platform)之外,还有第四个P,即附加值(Post-value)。在张昭的设计中,互联网时代的电影作为高品牌含量产品,应该可以通过线上线下的互动,最大限度地开发出其衍生价值。

“我们致力于让翅膀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翅膀大,身体小,就意味着一种轻资产的模式。有飞翔的动力,却无繁重的资本压力,这种模式更受资本的青睐。相对于庞大的电影投资,这些都是"小钱",但可以实现以小博大的效果。”

移动大数据公司

成年英语培训班

一年期有抵押信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