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禅修净化心灵的蜜月旅途《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31 15:07:20 阅读: 来源:纸碗厂家

每个人都期待一个浪漫的蜜月,我也不例外,所以在这里介绍了净化心灵的蜜月旅途,去那里,留下两人最美的回忆。

西双版纳曼听禅修中心(又称曼听止观禅修林)是西双版纳曼听佛塔寺为了社会各界能够方便了解南传佛教,体验上座部佛教的禅修方法,解决身心烦恼获得安乐而设立的,位于西双版纳傣族园的曼听佛塔寺内。

毗婆舍那现在在很多地方被翻译成内观,是来源于佛教的古老禅修方法,由观察自身的动作和心念来提高内在的觉醒,进而达到对身心的彻底调整。很多西方最流行的心灵修养方法都是从内观吸取营养,加以包装,成为风靡一时的瑜伽课程。真正的毗婆舍那禅修朴实无华,没有什么宗教形式,也没有什么商业噱头,几分钟就把方法告诉你了,没有任何保留。当然,禅修教授师仍然是十分必要的,这主要不是因为有多么复杂的内容需要你学习。

缅甸马哈希禅修中心马哈希是20世纪最伟大的毗婆舍那禅修导师之一,他的传承影响深远,马哈希禅修中心也是毗婆舍那修行者心中的圣地。

听——马哈檀的语录

按说这么让人放松的环境,加上原来瑜伽的基础,禅修应该很顺利才对。可是几天过去了,我发现很多藏在心里的念头开始浮现,此起彼伏,令人无法控制,把我折腾得精疲力竭,甚至连开始时候的平静也没有了。我有些沮丧地向那位年轻的老师比马哈檀(都比是版纳对比丘的尊称,马哈是泰国禅师的学位称号)承认,我的禅修失败了,我来到这里是要开启“快乐的智慧”的,可我现在比不禅修还要辛苦,花园般的禅修中心对我也失去吸引力,我想要放弃。“你的禅修不是失败了,是开始了。”马哈檀笑着对我说。我问他,“怎样才能达到内在的平静呢?”

“内在的平静不是达到的,能达到就能失去,内在的平静是你去发现它,它就在那里。”马哈檀笑得更开心了。我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可是仍然充满困惑。“禅修可以让我们更加了解内心,当你对它熟悉了,你就不会被现象迷惑了。”马哈檀说。

尽管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是马哈檀的话还是起到了让我放松的效果。我决定不再和这些念头纠缠,慢慢地,我感觉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内心的舒适产生,身体也变得舒服多了。以前从没有过这种身心调试的舒适,那种由内而外的舒畅。马哈檀说我得到了一点“轻安”。这一刻我开始真正感悟禅修。

一天傍晚,我们几个禅修者和马哈檀到澜沧江边禅坐。此地面对流淌着的江水,对面是蓊郁的群山,看不到人烟。我们坐了一会儿,马哈檀指着面前的河滩对我们说,这里过去是一个很大的沙滩,细滑的沙子足有一米厚,现在沙子都被挖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我们抬起头,对岸的沙滩上,几辆卡车仍在不遗余力地把沙子运走。几千几万年形成的沙滩,几年间就在眼前消失了,大家都有些伤感。

“内心的空虚让人们不停地向外抓,可是却看不到问题出在哪里。”马哈檀做出一个对面挖掘机挖沙子的动作。夕阳的余晖洒落江面,远处的渡船拉响了汽笛。

我的禅修渐渐进入轨道,我不敢说自己开启了快乐的智慧,但对心的了解让我至少看到了方向。此时我的假期也快结束了,我还想留几天到西双版纳各处转转,我告诉马哈檀,我要离开了。马哈檀微笑着说好,他的目光投向远方,又停了几秒钟对我说,今天是初八,晚上我们一起赕塔吧。

赕塔是傣族拜佛的习俗,老百姓穿着鲜艳漂亮的衣服,绕塔拜佛,歌舞供养,通常都会很热闹的。禅修时的赕塔有些不同,只有马哈檀和我们几个禅修者,安静地绕着古老的佛塔缓行。古塔据说始建于唐朝,是一位虔诚的老挝公主发起建造的。此时的村寨隐没在静谧的墨色轮廓里,明亮的半月为佛塔投下一片清辉,满天的星斗如低语般闪烁,微风送来菠萝蜜的清香,那每一步轻柔的经行,都延续着遥远佛陀时代的喜悦和宁静。我们用蜡烛布满了佛塔的三层平台,柔和的光芒包裹着庄严的佛塔,烛光映照着彼此的笑脸,那一晚,大家不再需要语言。

闻——回到曼听

“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再回来。”马哈檀对我说。想到要离开禅修中心,还真有点舍不得这里。禅修的时候时常想着结束了出来大吃大玩一番,结束了反而觉得没意思。我去周边的旅游景点游玩,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与其这样漫无目的地晃悠,还不如回到曼听村在百姓家把假期住满来得舒服。打定主意,我又回到曼听,住到一处“傣家乐”家里,这里不象是农家乐,平时这家人都是各忙各的,就和住到一户人家里差不多。女主人叫玉旺,是个开朗的姑娘。这边的傣家乐大多以女子的名字命名,男人反而藏到幕后,这一点都不奇怪,傣家女子的能干我是早有耳闻的。

玉旺的儿子在曼春满的佛寺里当小和尚,西双版纳的许多男孩子都会在寺庙中过一段出家生活,在东南亚的许多佛教国家都有这样的传统。小家伙今年刚上小学二年级,平时在学校上课,放学回寺院里,虽然离家里很近,却很少回家,今天放学因为特别想念家人,他便径直回到家里探望。玉旺虽然很高兴看到儿子,但给他塞了些好吃的后还是让他回佛寺去了。

傍晚的时候气候凉爽,在寨子里溜达是很惬意的事情。村委会前面的广场上,一些妇女在排练节目,傣族舞蹈和流行歌曲都被整合到一起,排练时不时被某个人的失误弄得笑场,现场气氛棒极了。我意外的发现,禅修时的感悟在不经意间流露,震耳的音乐反而使我的宁静更加清晰,生活中的时时刻刻,就像马哈檀所说,“它就在那里”。

因为怀念寺院中的清静氛围,我又溜达着去禅修中心。寺院中与马哈檀相遇。我告诉他,离开禅修中心这几天,我每天依然会做一小时禅修。他笑着对我说,生活中的禅修不是件容易事情。临别时还邀请我,参加过几天在寺院中举办的“短期出家”活动。

原来寺院每年冬季都会举办短期出家的活动,今年特别增加了近住女(女居士)的内容,这样女性也可以体验类似南传佛教的出家生活。这种活动在泰国等南传佛教国家比较常见,对于都市里整日忙于工作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同的减压方式。我没能参加他们的活动,但在离开的那天清晨,正赶上他们出来托钵,长长的队伍非常壮观,傣家的老百姓不管你是长期出家还是短期体验,一律供养。她们澄澈的眼神让我看到清静给人带来的宽慰和幸福,也许我苦心追求的生命境界,在他们虔诚地点亮蜡条、浑然忘我的时候,就早已达到了吧。

沥青在线机械

塑胶网培训

零距离交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