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IMF主席卡恩性侵案达成和解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05:53 阅读: 来源:纸碗厂家

前IMF主席卡恩性侵案达成和解

【巴西华人网讯】导致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 (Dominique Strauss-Kahn)身败名裂的性侵犯案件,在19个月后以和解告终。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点15分,在纽约布朗克斯(Bronx)最高法院法官道格拉斯·麦肯伊(Douglas McKeon)在法庭公开宣布,卡恩已经与酒店女服务员娜菲萨特·迪亚洛(Nafissatou Diallo)就性侵犯指控达成和解,但具体的和解细节与和解金额不对外公开。

“大约十分钟之前,双方在法官面前达成了和解。但双方决定保密和解各项内容。”麦肯伊法官上庭后首先表示。

他指出,迪亚洛同时也同意就此前状告《纽约邮报》的诽谤指控,与后者达成和解,但和解金额仍然保密。该报纸曾经在卡恩性侵案发后,连篇累牍指责迪亚洛曾经是妓女,以出卖色相为生。

两个和解意味着2011年5月爆出的案件划上一个句号。当时,酒店女服务员的迪亚洛公开指控时任IMF主席的卡恩对其性侵犯。而后,卡恩迫于压力辞去IMF主席一职,同时他成为法国总统大选候选人的努力也化为泡影。

鉴于此前双方已经经过数月和解谈判,当天的庭审不超过10分钟。本报记者旁听了整个过程。

卡恩没有被要求传唤到庭,由他的三名代理律师代为出席;而迪亚洛则在两名律师的陪同下来到现场,一身绿衣并用灰黑头巾包裹着头发,始终低着头。

她之后在法庭外罕见地公开说话:“谢谢世界上所有支持我的人。”并在律师的陪同下迅速离开。

现场到场旁听的除了近100名媒体记者之外,还有迪亚洛的亲属以及此前参与帮助她的妇女团体成员。

麦肯伊法官在庭上表示,他在今年年初与迪亚洛会面时曾与她提起和解谈判,并参与了直到上个月的多次冗长的讨论过程。

“希望在案子结束之后,你能过一个好的假期。”他对迪亚洛表示。

达成和解意味着双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指控,并且有权利不公开所有细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事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一般的和解协议都有一些约定,比如说有一些事项得到豁免(waive),双方承诺不再在具体的这些事项上继续追究下去。

此前有报道称卡恩与迪亚洛的和解金额达到600万美元,但当事人予以否认。

这恐怕是这桩案子的最好结果。一旦双方正式诉诸公堂,卡恩将不得不面对他的过往风流史,同时迪亚洛可能会继续面临其指控是否可信的质疑。

2011年8月,迪亚洛曾将该性侵犯案件递交到曼哈顿地区法院,但检察官一度认为迪亚洛在描述其行为时前后不一致,有诚信问题,并没有立案。卡恩此后指控迪亚洛诽谤,并索赔100万美元,坚称双方发生性行为是自愿的。

迪亚洛坚持表示自己始终保持诚实。她的律师肯尼斯·汤姆森(Kenneth Thompson)10日在庭审结束后表示:“她一直没有丧失对我们司法系统的信心。”

卡恩的代理律之一威廉姆·泰勒三世(William Taylor III)在庭上表示,卡恩对于案件以和解告终表示满意。尽管如此,对卡恩来说,由此造成的麻烦恐怕还没有结束。

目前卡恩仍然在法国面临几项类似的指控,这些都是在迪亚洛告发后被当事人陆续发起的。本月19日,法国法官将决定是否继续或取消对卡恩在酒店疑似招妓行为的指控。另有作家Tristane Banon指控卡恩在采访中试图性侵犯。与此同时,另一桩控告其在华盛顿酒店里性侵犯的案件则被法院驳回。

卡恩的政治生涯似乎早已走到尽头。他试图通过各类在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来重建自己在政治和经济圈内的声望。另据法国媒体报道,他正在开办一间咨询公司。卡恩没有被要求传唤到庭,由他的三名代理律师代为出席;而迪亚洛则在两名律师的陪同下来到现场,一身绿衣并用灰黑头巾包裹着头发,始终低着头。

她之后在法庭外罕见地公开说话:“谢谢世界上所有支持我的人。”并在律师的陪同下迅速离开。

现场到场旁听的除了近100名媒体记者之外,还有迪亚洛的亲属以及此前参与帮助她的妇女团体成员。

麦肯伊法官在庭上表示,他在今年年初与迪亚洛会面时曾与她提起和解谈判,并参与了直到上个月的多次冗长的讨论过程。

“希望在案子结束之后,你能过一个好的假期。”他对迪亚洛表示。

达成和解意味着双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指控,并且有权利不公开所有细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事律师告诉本报记者,一般的和解协议都有一些约定,比如说有一些事项得到豁免(waive),双方承诺不再在具体的这些事项上继续追究下去。

此前有报道称卡恩与迪亚洛的和解金额达到600万美元,但当事人予以否认。

这恐怕是这桩案子的最好结果。一旦双方正式诉诸公堂,卡恩将不得不面对他的过往风流史,同时迪亚洛可能会继续面临其指控是否可信的质疑。

2011年8月,迪亚洛曾将该性侵犯案件递交到曼哈顿地区法院,但检察官一度认为迪亚洛在描述其行为时前后不一致,有诚信问题,并没有立案。卡恩此后指控迪亚洛诽谤,并索赔100万美元,坚称双方发生性行为是自愿的。

迪亚洛坚持表示自己始终保持诚实。她的律师肯尼斯·汤姆森(Kenneth Thompson)10日在庭审结束后表示:“她一直没有丧失对我们司法系统的信心。”

卡恩的代理律之一威廉姆·泰勒三世(William Taylor III)在庭上表示,卡恩对于案件以和解告终表示满意。尽管如此,对卡恩来说,由此造成的麻烦恐怕还没有结束。

目前卡恩仍然在法国面临几项类似的指控,这些都是在迪亚洛告发后被当事人陆续发起的。本月19日,法国法官将决定是否继续或取消对卡恩在酒店疑似招妓行为的指控。另有作家Tristane Banon指控卡恩在采访中试图性侵犯。与此同时,另一桩控告其在华盛顿酒店里性侵犯的案件则被法院驳回。

卡恩的政治生涯似乎早已走到尽头。他试图通过各类在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来重建自己在政治和经济圈内的声望。另据法国媒体报道,他正在开办一间咨询公司。

成都汽车托运

成都到天津货运公司

拉萨托运小轿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