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江民营养老机构的生存窘境谁能解

发布时间:2020-03-03 15:40:03 阅读: 来源:纸碗厂家

外地养老院一床难求 九江4000万元投资的福利中心却遭遇空巢尴尬

民营养老机构的生存窘境谁能解?

2011年,九江就老了。这句话,一定会让那些认为九江年轻的人吓一跳。据统计,2010年,我市老龄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12.06%,到2050年老龄化人口数将达到总人口数的30%。

老龄人口的快速增长,需要完善的老年人服务体系与之配套。而在此过程中,仅仅指望政府有限的投入来大量兴办养老机构不现实,应该将希望的目光投向民营养老机构的迅速崛起。但是,在一家家民营养老机构兴起时,他们却面临着同一个问题:没有政府的扶持,养老机构到底能走多远?

放弃白领工作,投身养老事业一干就是十五年

1998年对九江人来说犹如一场永远不能磨灭的噩梦,惊涛巨浪不仅冲散了九江人的家,还冲走了许多人的梦想。这一切,如今58岁的朱零还是历历在目。然而这也是她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点:放弃白领工作,投身养老事业。

这15年来,我一直坚持着,太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这种苦是说不出的。朱零感慨了一番,似乎很想找一个人倾听她内心的苦。

有人说我傻,说做这个行业,社会上没地位,收入低,政府也没扶持,又辛苦还要受委屈。但朱零不这么想,她觉得人活着就要有意义,没有创出一番事业的人生就谈不上精彩。

1998年,正当事业蒸蒸日上时,朱零辞掉每月收入颇丰的会计职务,在家人和丈夫的百般阻挠下,她毅然选择开办老年护理院。

之所以有开办养老院的想法,这也跟朱零自己的观念有关,每个人都会变老,这个行业不是有钱就能做,关键是要有爱心,要把别人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来养。朱零也正是因为有这份爱心,才对养老事业情有独钟。

万事开头难。1998年5月1日,朱零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6万元,并从朋友手上借来三十多万,在八里湖板鸭厂租下一套厂房,创办了江西省第一家民办养老机构九江市老年护理院。虽然规模不大,但她还是做得津津有味。然而,就在她信心十足时,一场百年一遇的灾难降临在九江这块土地上。

1998年抗洪的场景在朱零的脑海里依然记忆尤深,这场洪灾将她创办的护理院淹没了。面临着关门的险境,朱零并没有选择放弃,这种执着的精神让她得到了社会上的帮助。当时福利彩票给我赞助了5万元,我又四处找房子。

因为担心再次遭遇洪灾,这次朱零将护理院的位置选在十里。一转眼就是8年,九江的养老机构也随之增加了不少,朱零的爱心不仅得到了老人家属的认可,连同行也是赞不绝口。

就在朱零感到一丝欣慰时,一条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再次将她打入了低谷:她所租用的老年护理院将要被拆迁。

当时一听整个人就傻了,我就想,我做件事怎么这么难啊!除了资金问题,一次次的打击让朱零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但她不敢放弃,也不想放弃。

2005年12月,朱零再次带领着一直跟随自己的员工转移到前进东路的一座小山上,没涉及这个行业就不知道这个行业的难处,虽然我们不能解决很大的问题,但是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也会让我们心里踏实。十五年来,朱零一直默默无闻地做着这个别人瞧不起的角色。

阳光总在风雨后。朱零15年如一日用行动证实了自己的价值,也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关注。2010年市慈善总会拨款10万元;2011年江西省民政厅奖励30万;北京爱心护理工程拨款15万;市政府拨款15万等。

以前,我总是觉得熬不到头,但现在我没理由不把这个事情做好。朱零说,因为近来年做得有点成绩,丈夫也慢慢接受她,他是迟来的理解。

4000万投入养老事业却遭遇空巢尴尬

朱零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养老事业,也因为如此她的人生充满了光彩。然而,与朱零相比,胡清水夫妻俩却显得很迷茫,他们甚至担忧起养老行业的前景。

2009年7月1日,总投资4000万元的九江经济开发区社会福利中心正式开工。中心占地面积40亩,环境优美,中心设有康复医院、老年公寓、居家别墅、老年活动中心、商业服务中心等,可容纳568位老人入住。属江西省最大的养老机构。

然而,这各方面的优越条件并没有吸引大批老年人前来入住。九江经济开发区社会福利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总经理胡清水表示,截至6月28日,中心入住的老人仅50位,其中包括十多位三无老人。

三无老人政府每月补贴350元,伙食费都不够,我们每月都要倒贴十几万(包括借款的利息和中心的花费)。胡清水名下经营着几家公司,而福利中心的这些钱正是由其他公司的资金来支撑的。

入住率为什么这么低?在胡清水看来,这是因为老人们选择养老院的观念不同,有的老年人就习惯在家里。曾几何时,胡清水也打过退堂鼓,也想过找个合伙人,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虽然是这样的境遇,我们还是要做好,如果真想转出去,我早就转出去了。

转给别人也是做开发,要是想做开发,我自己早就做了,4000万我要赚多少钱!胡清水夫妻之所以选择坚持下去,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公益性事业,对下一代有好的影响。如果我搞开发赚钱了,这些钱很可能就会被儿女花掉,但是做福利行业必须一代代传下去,这是一辈子的经营。

为了经营好中心,胡清水夫妻先后去过多个省市进行学习,外地养老院一床难求,相反,九江的养老机构很难生存。开发区几家养老院收费低,可他们的情况也不好。

在多数投资者看来,养老行业本身就是一项微利保本的行业,所以很多投资者会选择租赁便宜的厂房开办养老院,但胡清水夫妻的这一举措让人琢磨不透。我妻子喜欢做公益,到现在我们都做得津津有味的,我们选择了这个事业,就要把它做好,我们就要承担做儿女的职责。

作为江西省最大的养老机构,胡清水有些自豪,但同时也流露出一丝担忧,我们都是贴钱进去的,是靠自己的企业来支持亏损部分,但在政府没有扶持的情况下能支撑多远,我们也不清楚。

民办养老机构面临生存窘境到底能走多远?

一家是江西省最早的民办养老机构,一家是江西省最大的民办养老机构。朱零用15年的青春换来了社会各界的支持,但胡清水以及其他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呢?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承担这所有的费用。在老龄化急剧增长的同时,民办养老机构到底能走多远?这是他们共同面临的问题。

而对于民办养老机构的扶持,早在两年前就有了相关措施,2010年开始就说有补贴,但到现在还没有。朱零说,九江市有17家民办福利院,如果不加以扶持,想继续走下去很艰难。

朱零之所以选择租赁厂房为护理院,这也是因为资金的问题,每年赚来的钱都用在修补房屋上,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所以建新房的想法也未能实现。

那么,如何撬动这个市场?胡清水则认为,只要把政策落实了,我们的压力就小了,这是社会事业,也是在为政府排忧解难。

十二五规划里面,江西省政府规定,我们民营福利企业有实体抵押物,政府可以无息和低息贷款,外地新建养老机构都有补贴,但江西省还没有,只是说大力扶持。胡清水表示,同是公益性事业,他们却没享受到这种待遇。

挂这个牌子就是跟浔阳区福利院是一样的性质,但我们什么政策都没享受到,他们做房子、人工都是国家财政补贴。我们土地、工资都是从利润里拿出来的,同样的性质,为什么没有享受到这样的政策?胡清水认为,要想解除民办养老机构的生存窘境,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记者 汪良红)

白癜风患者可以吸烟吗危害大吗

iEnglish为什么价值9880方毅老师最新解读3

微信商城拼团小程序怎么做内容建设

iEnglish与51talk有什么不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