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胆小鬼不知所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8:55 阅读: 来源:纸碗厂家

1

赵北北曾以为,她的人生会就此死去。在很多年前那个毕业晚会上,在她第一次体会失去的滋味的时刻。

可是后来,她发现,没事的。人生啊,就是在这样不断失去中,进行的。

她会迎接一个又一个失去,然后在这些失去后,长成她没预料的样子。

曾经她那样胆小地惧怕它们,可是后来她发现,她也能成为自己的英雄。

2

11月11日,光棍节。

其实赵北北一直蛮诧异的,人类是有多无聊弄出这么个节日,光棍有什么好值得狂欢的?

她站在学校东门边的一块巨大的“光棍节联谊会”的招牌下,被阳光刺疼了眼睛。

光棍节俨然就像一个购物节。

淘宝各种活动,看起来就像活生生地送钱给顾客。赵北北虽然知道那是骗人的,不过是营销伎俩罢了,却还是忍不住买了一袋又一袋的白咖啡。

旧街场口味香浓,是她每天下午的必备。

那年她刚入大一,前程似乎是豁然开朗,但实则,却是新一轮茫然的开始。

不知道该怎么铺陈自己的人生,高中的时候尚有个高考不紧不慢地逼着,眼下,突然空了下来,却不知该怎么做了。

新生活开始的时候,她实在是措手不及,只身来到异乡的学校,抱着一个跟她一样高的娃娃招摇过街,其实眼皮下藏的,大多是茫然和怯。

室友们都挺好相处的,只是赵北北似乎找不到当年那种感觉了。

那种,跟卢翼形影不离,默契到好像穿一条裤子的感觉。

默契到,卢翼可以理直气壮地跟自己说,赵北北,我们是好朋友,你不会怪我的吧?

3

付款完毕。室友赵安过来扯她:“晚上的舞会,你去不去?”

“不去了吧……我连礼服都没有。”光棍节舞会,能有多大意思。

“我借你啊!我有好几条裙子!”赵安却没把她的借口当借口,而是热心地把自己的一条红色小裙子给找了出来。

这个11月将冷未冷,秋天早来了,却被刻意放缓了步子。寝室其他几个姑娘都陪男朋友去了,赵安说她们两个光棍,一定要相濡以沫!好歹,她们俩还是本家!

赵北北翻了个白眼,却只能允诺。

赵安替她化妆,替她打扮,又从床底下抽出她的高跟鞋,大了一码,但勉强能穿。

而赵北北容她折腾,全是因为手机里那条短信,来自卢翼--

“节日快乐!”

她这是什么意思!赵北北感到心里一阵恼火。

那好,卢翼,你巴望着我过不好是吧?我偏要过得活色生香给你看。

4

那天的舞会,办得倒是挺隆重的。

只是形式大于内容,一群光棍为了脱离光棍队伍而跑来寻觅猎物;而另外一群非光棍竟是想要自由扮演一下光棍的角色而跑来。

赵北北坐在角落的红色椅子上,发起呆来。

远处的一双璧人,一出现就招来了围观。

不是张秦和燕贞,还会是谁。

燕贞穿着一件黑色的修身小礼服,因为秋寒,外面套着一件白色的人造毛外套,精致的妆容显得她唇红齿白,娇俏的下巴,总是喜欢抬起来看人,骄傲得叫女生不敢直视。

而张秦就简单多了,一套灰色的运动装,双手插袋,不像来参加舞会,倒像是球场刚刚归来。

可是,就算是那样不搭的两套装扮,两人看起来还是令众人觉得般配。

学生会的人一见他们俩,便上来打招呼:“哟,你们俩倒真够浑蛋,这可是光棍?丝集会,你们这不是来秀幸福叫人忌妒的嘛。”

燕贞就笑起来,柳叶眉微微一弯,露出唇边两个小小的梨涡。

“张秦说过来看看你们办得如何了。办得好的话,明年也考虑做光棍获取入场资格。”她眼神一扫,便扫到了角落里的赵北北,这时候赵北北是想躲也躲不了了,只能尴尬地抬起头,迎上燕贞的笑容。

“蔺姐。”她笑道。

而一旁的张秦看到她时皱了皱眉头,似乎认不出她来了。

“这个是?”

“你倒是贵人多忘事,你见过她的,北北。”燕贞拉大笑容弧度。

“哦……原来是你。”张秦恍然大悟,眼神落在赵北北的脸上。她顿时更加尴尬,脸红起来。

都怪赵安,把自己化成这副鬼样子,是化妆还是画皮啊!

燕贞是赵北北的学姐,北北入学时,燕贞大三,那样的长相和幼年便严苛的家教,自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而张秦,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大一新生会的时候,北北坐在台下,听到旁边的同学大喊。

“哇,是张秦学长!”

大三的张秦,已是学校的第一风云人物。据说当年拒绝了另外一个一等学府,来了这个虽然也隶属211,名气却大不如前者的本校。成绩自是没话说,偏生又长得一副好皮囊,更是成了一个神话。而这个神话人物,不单单是个会念书的花瓶,还是一流的吉他手,一流的主唱,也是一流的运动场上的健儿。

然而赵北北跟燕贞的关系,如果只是学姐和学妹的关系便好了。

偏偏燕贞是那个人的亲姐姐。

那个人,便是燕齐。

不过赵北北还是感激燕贞的,起码在第一次碰到时,她跟张秦介绍自己的时候,本要脱口而出,是我弟……后来立马改口,是我的一个妹妹。

张秦礼貌地跟她问好,赵北北也甜甜一笑,侧过脸时,瞥见燕贞那张跟燕齐极像的一张脸,心里有片刻恍惚。

5

“跳舞吗?”燕贞问她。

“不了。”赵北北晃过神来,礼貌地拒绝。

“你分明跳得很好。当年我在你们的毕业晚会上,可是看到你和……”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燕贞尴尬地笑笑。

是啊,当年的毕业晚会,她和燕齐的一段双人探戈,是众人眼里的风景。

可几个小时之后,她就在后台处看到她的小男朋友跟她的好朋友吵了起来。

他们吵得忘了形,忘记了彼此都是那么好看不适合脸部扭曲的人,吵得几乎不顾她这个当事人就在场。

一个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另一个说:“你总得给我点时间!”

“跳吧。”燕贞却还是劝她,“那样好的舞姿,也可以让大家饱饱眼福。也算是光棍福利了。”

另外那个学生会的男生也打趣道:“是啊,就让我们饱饱眼福嘛,小学妹。不过张秦可得背过身去,这样的好福利,他可无福消受。”

张秦便笑笑,将目光落在北北的脸上。

然而,北北却还是执拗地说:“不跳了。我不太舒服,我得先走了。”

于是就这样拂了人的意,不过赵北北心想,那也没什么。一场隆重的舞会,她又不是主角,那么多双漂亮的舞鞋,那么多张明艳的笑脸,她的太灰暗,留着不适合,走了,也不会影响任何人的情绪。

秋意萧瑟,门口一阵冷风袭来,出来的时候忘记拿外套了,单薄的礼服裙此刻根本抵御不了寒意。

赵安打了电话过来,问她去了哪?她不敢说先走了,只能说出来透透气,答应赵安等她一起回宿舍。

可是那样冷,不习惯穿高跟鞋的她走起路来也不方便,只能在艺术中心大楼附近的小路上,缓慢地踱步。

真孤独!

艺术中心大楼里传来了舞会的嘈杂声,有人声,也有音乐声,时而低缓,时而高亢,却没有停过。

那越走远越觉得细微的嘈杂,让她觉得此处寂静无声起来。

一轮秋天的瘦月,寒冷地挂在天边,照在她有些迷惘的一张脸上。

怎么办,找不到去路了,却也没有办法回头。

该怎么办呢?

也不知踩到什么了,脚底一滑,因鞋子过大,她直接趴在了石板路上。

刚才是冷,此番手掌是热辣辣地疼,她挣扎着起来,才发觉脚上的鞋也不见了。

糟糕,摔倒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坡,赵安的鞋一定是滚下去了。可是月亮虽白,能见度却极低,探头看去,却看不清鞋子在哪。

“喂,你在干吗?”不知张秦怎么会出现的,此时寂静的小路上,只他们俩人面面相觑。

她只得老实地回答道:“鞋子掉下去了。”

说完就势要去捡,可穿着一只鞋又不方便,膝盖上又疼。张秦拦了她一下:“你不方便,我去替你捡吧。”

还来不及拒绝,张秦就已经跳了下去。

月亮被乌云挡住了,她看不清下面的人,过了几分钟后,张秦将那只鞋子递到她的面前。

“怎么都有种,你是舞会上弃鞋而逃的灰姑娘。”他调侃了一句。

“哪儿有我这么倒霉的灰姑娘。”她丧气地看着断了鞋跟的鞋。

鞋是TaTa的,对于她来说,价值可不菲。这时候商场还未关门,于是她决定要去买一双,还给赵安。

毕竟是新鞋子,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何必呢。明天再去就好了。”张秦却劝她,“既然是朋友,她也不会怪你。”

可她却倔犟地说:“不行,我不想欠着任何人的。”

张秦说:“那好吧,现在也打不到车,我的车在外头,我送你过去。”

她犹豫了一下,见他已经朝前走去,拒绝的台词,堵在了喉咙口。

后来她也曾想过,如果她当初拒绝了,会不会不一样呢?

毕竟哪有那么多的命中注定,每一个细节,都会导致蝴蝶效应。

她追上去:“喂,那蔺姐姐找你怎么办?”

“她享受舞会着呢,我说出来透透气,她根本不会找我。”张秦回头冲她一笑,那张没有瑕疵的大男孩脸,在月色照射下,像是一块发光体。

6

那天晚上,赵安怪赵北北没有遵守承诺等自己,然后抱着那双鞋,有点诧异,明明记得撕掉鞋码标签的呀……好奇怪……

倒是燕贞突然发来信息--

总是看你不太开心,过去的事就不要总是去想了。妹妹你会有新的人生,原谅他好不好?

她对着手机屏幕,斟酌了又斟酌,终是回了一句--

好。

自然是骗人的。她又怎么会原谅,谈何原谅呢?

因为她甚至,连他的对不起,都不想要。

赵北北虽没在舞会上大秀舞技,且还彻头彻尾扮演了一个低调的与会者,可毕竟那天赵安给她化的妆太嚣张了,倒是让很多人记得了她。

何况,她和风云人物燕贞那么熟,自然也被予以关注。

收到几束玫瑰花的赵北北,并不觉得有什么惊喜,只是把它们统统插在红色水桶里,倒是很不般配,可整个寝室便溢满了玫瑰香气。

追求者里,有一个是张秦的室友,因为张秦和燕贞的关系,缠磨着张秦要将她约出来。张秦不好推脱,便给北北发来了信息。

“能一起吃个饭吗?室友陈珉想要认识你,不好推,是个不错的男生。不过你大可以敷衍敷衍。”

她正犹疑,他又发来:“我会叫上燕贞一起。”

再矫情下去,怕是自己都要鄙视自己,开学后几乎是宅得发霉了,认识认识生人也是好事。于是她回:“好的。不过可以带个朋友吗?”

7

于是,一个本该属于两人的相亲小会,便成了五人的聚餐。相比赵北北的素面朝天,赵安倒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描了眉,画了唇,与燕贞两人,都分外养眼。

陈珉不错,戴着眼镜,文质彬彬,是张秦的另一个翻版,穿着一件加绒衬衫,不住地往她和赵安碗里夹菜。

燕贞便喊:“哪有这么不尊老只爱幼的!都不给我夹!”

陈珉便打趣道:“我哪儿敢给您老夹菜,您有张秦细心照料呢,有我什么事呢。”

赵北北也被逗乐了,下意识地去看张秦时,竟发觉他也在看自己。

两人的眼神立马避开,落在那正冒着气泡的火锅上,竟觉得手脚有些发烫。

赵北北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

倒是赵安看陈珉的眼神,叫她瞧出点端倪来,不敢再去关注张秦和燕贞。

他们俩那样天衣无缝的情侣,只能用来羡慕的。

自那之后,陈珉对赵北北倒是很热情,只是她懒,反应总是倦倦的。

因对方也没有说出什么实质性的表白,自己先去拒绝,倒显得有点自作多情了,索性由着他打着朋友的幌子,对她百般关照。

而那些关照,往往是通过赵安来传达的。

总是会不合时宜地想起燕齐来,在每个好不容易做成的梦里,命运峰回路转,背叛不曾出现,他们三人,依旧形影不离。

男朋友依旧是男朋友,而朋友,依旧是最好的朋友。

然而醒来时,却听见赵安叫她。

“张秦找你,在楼下呢!”

北北急急地跑下去,面上有倦容。楼道的阴影处,站着高大的张秦,笑容妥帖地挂在脸上,跟外头的秋日太阳如出一辙的温柔。

几个女孩从他们身边经过,露出惊艳的神色。

“有什么事吗?”她理了理头发。

张秦告诉她,陈珉忽然生了病,问她有没有空去看看。

“男生宿舍吗?”她皱了眉头。

“是的。不过楼下的楼管阿姨很好。”张秦说,“燕贞向来都被放行。”

“那好吧。我叫上赵安吧。”

她和赵安果然是顺利通过了一楼的监视,那阿姨看到张秦还会微微笑。

赵安打趣道:“学长果然是老少通吃啊……”

“Suprise!”男生寝室里,充满了气球,突然端着蛋糕出来的陈珉脸上写着讨好的笑容。

这一天是赵北北的生日,他们花尽心思地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料到赵北北却露出了一脸失措的表情。

“这样不好玩。”她神色冷峻地看着眼前的陈珉,“但还是谢谢了。”

这样子是很不礼貌的,她知道,只是她也不想这样作践人家的一片好心。

可有什么用,相似的戏码和惊喜,燕齐也曾给过她。

那种仿佛经历昨日的感觉,让她如同溺水。

张秦望着她的背影,低头沉思了一下,燕贞出的主意并不差啊。可是她为何会有那样的反应?好像……很生气。

陈珉觉得无辜,眉头皱了起来,有些无助地看向张秦。

“咦……她干吗发脾气啊……”

赵安也不知是该跟好友走,还是留下来安慰受挫的陈珉,犹疑不决后选了后者,她走上前说:“对不起啊……她可能心情不太好……”

张秦大步跟上暴走的女孩,走到她面前时,忽然听到女生的小声啜泣。

他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问她:“你这是怎么了?”

她却不答,只是哭。

8

那天面对着一碗面,赵北北吃得很香很香。

张秦看着她,那样苍白的脸,一双眼睛方才还蓄满眼泪,此刻却晶亮晶亮的。赵北北抬起头,冲他笑了笑。

“谢谢你了。顺便,帮我跟陈珉说一声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吧。”张秦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惹你不开心,但还是觉得冒昧了。”

“没有……”她的声音低下去,“是我自己有问题。”

是她自己有问题,才会连那两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都失去。

一次性被这样两个重要的人背叛,以至于那些相似的细枝末节,都像是回忆的病毒,不能去碰。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也不知是巧合还是默契,或者他们根本就是约好的。

卢翼和燕齐的祝福短信,一起发了进来。

卢翼的是:“我曾经最亲爱的,生日快乐。”

而燕齐的是:“北北,到如今,我才发觉,我依旧喜欢你。生日快乐。”

看到“喜欢”二字时,那手机像是烫手的山芋,一下没拿稳,就扔了出去。

张秦替她捡起来,看到了屏幕上的字,装作平静地送还她手里。赵北北脸上,分明有惊慌的神色。

“没事吧?”他问她。

女孩却怅然若失地低下头。

“有。”

9

故事就是这样简单,那长达六年的青梅竹马,如今说起来,也不过是几句概括。

而八年的闺密忽然抢走自己男朋友这件事,她开口艰难,张秦坐在驾驶座上,点了一根烟。

她看了他一眼,忽然听到他问:“他抽烟吗?”

“抽。”她点点头。

然后见张秦把抽了两口的烟丢到了窗外。

“那我就不抽了。”

话里似乎有话,让赵北北猜了又猜,可总觉得,不该是自己想的那样。

那样好的张秦,拥有那样好的燕贞,又怎么会喜欢她这样的。

就像他当日说的,你倒真像舞会上弃鞋落跑的灰姑娘。

她的确是灰姑娘,这不是故事的头,而是故事的尾。

“你恨她吗?”张秦问。

“我该不恨吗?”她苦笑着抬起头来。

“其实,每个人有每个人选择幸福的权利。如果她认为那个男生比你重要,她必须做出选择……”张秦陷入了苦思,俨然他也被自己的逻辑给吓了一跳。

这样的说辞,却跟当初卢翼给她的一模一样。

卢翼曾说:“赵北北,我这些年对你不好吗?这么多东西都是我让给你的。你让我一次又怎么了?何况,这也算不得你让我的吧,他喜欢我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对不起你?可是赵北北你有没有想过,我在你认识他之前就认识他了,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呢?是啊,我没告诉过你我喜欢他,可是你有问过我吗?”

赵北北无法回忆起自己当时的心情,只是看着卢翼的样子,她陌生得好像另外一个人。

张秦缓缓地说:“北北,其实……没有人是不可以被放弃的。”

是的。所以,她被放弃了。

被他们,一起放弃了。

10

张秦和燕贞分手的事,她是后来才知道的。

在那之后,她刻意避开了跟张秦的接触。

赵北北说不清,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她发觉自己喜欢张秦时,她就是被害怕和欣喜给环绕的。

欣喜的是她竟可以放下旧事,重新喜欢上一个人。

害怕的是怕重蹈覆辙,最后,还是孤独的一个人。

何况,她喜欢上的人,是燕贞的男朋友。

是属于别人的。

她曾被别人抢走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但不代表,她也会这样。仇恨会让人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赵北北不愿意。

而赵安那日跟她愧疚地说:“对不起,北北,我跟陈珉……”

赵北北却惊喜地说:“你们在一起了?”

赵安垂下脑袋,抬起一张尴尬的脸:“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很不应该……虽然你不喜欢他……但是……毕竟他的好是属于你的,我……”

“千万别跟我说对不起。”北北拥抱了一下赵安,套用了张秦的那句话,“人有选择幸福,权衡利弊的权利。何况,他从来不属于我。赵安,祝你幸福。”

只是那拥抱结束时,她眼前浮现出卢翼的脸。

那张曾经对她笑得无比纯真的一张脸,此刻却写满了不屑。

“你是想我跟你说对不起吗?可是赵北北,你又欠我多少句对不起?”

所以,她如今,不要欠任何人的。

11

燕贞约赵北北吃饭,已是隆冬。

学校的一切活动都偃旗息鼓了,整个学期接近尾声,冷得要命,大家都很少出门。

张秦找过她几次,统统被她找借口给拒绝了。

这一回,燕贞找她,她总觉得是燕贞觉察出什么了。虽然自己什么都没做,可总觉得心中愧疚,于是哪怕是鸿门宴,她也要去。

后来才知道,并非因为张秦的事。

再见时,才发现燕贞瘦了许多,一张漂亮的脸上很是憔悴。赵北北不敢提张秦,倒是她先提起来的。

“我跟张秦分手了,你知道吗?”

“嗯。”觉察出燕贞是想听她问下去,于是加了句,“呃……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其实最初便是我执拗地想跟他在一起。我也在想,在一起一年多,虽然收获的祝福不少,但是他应当是没有真心实意喜欢过我。”燕贞的声音里有落寞。

赵北北是真的喜欢燕贞,她和燕齐那样相像,可骨子里的东西却是不一样的。起码燕贞深情,而燕齐……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

燕齐出现的时候,赵北北的脸色一灰,想要走。燕贞却恳求她说:“北北,这么久你都不肯接他电话。弟弟特地从外地赶过来,只想见你一面。你们聊一聊,好不好?”

可是再怎么聊,也不应是在这里!

此时他们三人坐在酒店的房间里,面面相觑。

原先答应燕贞来找她,是因为说好一起喝咖啡,而燕贞在酒店里等自己,便什么都没想就来了。

可是此刻燕齐忽然出现,他眼神哀戚地望着北北,说了一声:“好久不见。”

她便忍不住刻薄地说:“不如不见。”

其实还应该问一问,卢翼呢?她在哪里?

眼前的男生身上微有醉意,不知喝了多少酒。赵北北忽然发现,自己面对他,已不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疼了。

果然时间是良药,痛过了,伤口便会愈合。所有的念念不忘,都是回忆给闹的。

事实上,如今面对他,她只想走。

不想去回忆,不想去面对,也不想看到他。

燕贞却站起来:“你们好好聊聊。”

说完迅速地出门。

赵北北追上去,才发觉燕贞将门给锁上了。

而身边的燕齐忽然提高音量:“赵北北!你为什么不肯正眼看我一眼!我跟你道歉了!你为什么不肯原谅我!”

赵北北回过头去,冷冷地笑了笑。

“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呢?”

12

半个小时后,破门而入的张秦一把掀开了燕齐,燕齐的头磕在沙发上,酒醒了一半。

燕贞惊慌失措地叫起来。

而方才在燕齐身下的赵北北,衣服已被撕开,脸上写着濒死的茫然,麻木地看着一切。

在燕齐对她施行暴力的那一刻,手机响了,她几乎拼尽全力冲过去按了接听键,也不知来者是谁,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

“救命。”

“我没想过会这样……”燕贞捂着脸哭了起来,不敢直视张秦投过来的目光。

那个依旧如初见时穿着一套运动装的男生,一把将赵北北抱了起来,然后大步地走出了门。

运动服披在了赵北北的身上,张秦冷得缩紧了身子。

可是赵北北哪里都不愿去。

“想哭就哭出来。”张秦怕她憋坏了。她分明那样脆弱,此刻却连哭都不哭,他担心极了。

“不想哭。”赵北北忽然露出笑容,让张秦的心一紧。

他们在路边的座椅上坐了下来,天那样冷,赵北北的脸也那样冷。张秦不敢说话,怕惊扰到了她。

直到赵北北缓缓地启唇:“张秦,没有过不去的坎。当你发现,你曾经执拗的那些人和事,都不是那么一回事的时候……”

青春从她眼前呼啸而过,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早已经面目全非。

“太冷了。”张秦说,“赵北北,宿舍回不去了。我带你回我家吧。”

13

她在那间屋子里看到了卢翼。

卢翼正从浴室里洗澡出来,显然,看到突然出现的张秦和赵北北,也吓了一跳。

而张秦的表情陷入了灰暗中,他下意识地去抓赵北北的胳膊,却落了空,赵北北已经跑了出去。

她的脑袋一片混乱,听到身后的卢翼冲着张秦喊。

“哥,你是怎么回事!”

赵北北终于弄明白了,原来张秦并不是在劝她看开,而是在为他的妹妹开脱。

原来,没有什么命中注定,命里的那些人,统统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影响,直到它彻底死去。

那件运动服被她丢在了张秦的楼下,她跑进冬日的夜色里,才发觉自己并没有落泪。

张秦在身后追她的时候,她听到他说。

“赵北北,你听我解释……”

她想起张秦对她说的话。

“那时候因为同父异母的妹妹没人照顾,所以没有去那所你们所谓的一流学府。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惜的。我说过,人总要在得失之间不断权衡的。我选了她,不后悔。”

只是没想过,那个人,会是卢翼。

生命兜兜转转,她竟逃不出那寸方圆。

赵安求了保安大叔好久,才终于答应为她开一次小后门。赵安和陈珉一起出来接北北,站在冬天酣畅淋漓的清冷夜色里,露出温柔的笑容。疲惫的赵北北迎上去,耳边是保安大叔的叨唠,赵安抱住她的时候,保安大叔忽然朝着她身后的人喊了句:“那位同学,你还不进来吗?”

远处的卢翼像雕塑一样站着,一盏路灯照得她的脸色发白,仿佛是时光尽头虚渺的人。

赵北北回过头,听到卢翼沙哑的声音问她:“赵北北,刚才就想跟你说,好久不见。”

14

时光里的旧事被一点点提了出来,卢翼曾与她携手走过的时光,竟那样多,只是赵北北拒绝回忆,拒绝承认,然而拒绝,却无法改变时光在她们身上雕刻出的模样。

那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所以她才能给她最深最深的伤害。彼此的骄傲,让一个不接受对不起,一个不愿说,尴尬的气氛,就这样叫她们遗失了彼此很多年。

坐在午夜的咖啡馆里,卢翼举起一杯鸡尾酒,笑着对赵北北说:“欠你的那句对不起,来迟了。但是赵北北,我不该为自己这样做找任何借口。赵北北,不说对不起,其实不过是我胆子小,我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因为不想被放弃,所以,我做了那个主动放弃你的人。”

不过,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她曾以为,自己会再也无法直视自己失去的,直视那些背叛过自己的人。赵北北望着窗外寂静的街景,笑着,淡淡地说了一声:“没关系。”

终究是过去了,那些她所执拗的人事,原来并非是她想的那样,那她的这份执拗,又何必呢?时光终究是会教会她勇敢面对,不要再躲,每次都是逃跑的赵北北,终于坐在了她面临的这些挫折面前,笑着说没关系。

张秦一直等在门口,卢翼借口上洗手间的时候,赵北北走到了门外,张秦惊喜地回头看着她。

“北北,我必须告诉你,我的确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你和卢翼的事,但是……这并不是我想认识你的初衷。”

她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微笑着听他说下去。

“还有一句话我骗了你,不过,我也骗了我自己。我曾经说过,没有人是不可以被放弃的。因为,我发现,的确有这样的人,叫我放弃不了。赵北北……能相信我吗?”

赵北北呼出一大口白气,她和他并排站在街灯之下,孤单的影子成了双,有一种默契的温暖。

赵北北轻轻地说:“可以。”

逃避人群一个人孤单,不一定是勇敢。有时候,选择相信和原谅,才是拒绝做胆小鬼的最佳方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